太平天国运动的性质是一场农民阶级的自救运动(太平天国运动的性质和特点)

触摸历史的烟云

——《烟波江湖》自序

庄 严

曾几何时,笔者肤浅地以为,一部波诡云谲的近现代史离我们普通人是那柈的遥远和陌生。抑或,那些史诗性的宏大叙事与现实中的普罗大众似乎没有重要关联。

但这并不妨碍我对历史的兴致,不能磨灭我对近现代史上波澜壮阔的中国革命篇章的敬畏与膜拜。当年轮渐增,当怀旧的情愫潜滋暗长,我的笔触不可自已伸向历史的纬度和天空。

松滋依山傍水,松滋人向水而居。我曾无数次漫步于松滋河边。这是一条古老而年轻的河流,见证了史上诸多彪炳史册的重要时刻。放眼奔流不息的河流,一幅幅壮阔的历史画卷浮现在我的脑海中。其中不乏无以言说的苦难,亦有我们的先辈面对苦难的坚韧,更有他们为了改变命运的抗争与奋斗。

念玆在玆,2020年疫情期间,我开始构思、写作《烟波江湖》

一个时间跨度逾百年的故事在一场千年一遇的大洪水中徐徐展开。原本殷实的陈家毁于一旦。劫后余生的陈家长男陈中立历经艰难创办一间酿酒作坊。数年后,陈家酒坊渐成气候,酒香四溢。此时,当年被洪水卷走的陈中立之子陈松杰奇迹般出现。陈中立促成了亲子与养女的婚事。但燕尔新婚的陈松杰竟然不辞而别,一去杳如黄鹤。宣统元年,陈家第4代陈嘉豪以秀才之身赴省城赶考,却被突如其来的辛亥革命大潮裹挟,且于战火硝烟中邂逅从未谋面的生父。民国初立,落草为寇的陈胜怀揣鄂省军政府的委任状衣锦还乡。与养女、儿媳的不伦之恋令陈中立悔恨交加,恍惚中,陈中立走向深渊。

突遭家庭变故的陈嘉豪无奈选择再次离乡。马克思主义学说及《共产党宣言》点亮其迷茫的心。自此,他走上职业革命家之路。

风云激荡的1920年代末,陈嘉豪的战友和学生奉命潜入滨江。他们创建共产党的组织,深入乡村传播党的声音,伺机发起武装暴动。但星星之火终被国民党残忍扑灭。县长陈胜以莫须有的罪名毙命滨江河滩。

忍辱负重的陈桂兰苦苦支撑着陈家酒坊。新中国成立,年迈的桂兰将家产无偿地上交国家。

斗转星移,王正义以省纪监委巡视组长的身份来到滨江市。在侦办和查处原市委书记严重违纪犯罪案件的艰难过程中,这位陈家第6代完成了他的寻根之旅。

《烟波江湖》以时间为轴,辅陈了一幅幅触及中国近现代史内核的过往。以长江为坐标,呈现了一个县域的百年沧桑。以重大历史节点为舞台,演绎了一个家族为代表的几代人在时代风云中的守望、求索、奋斗、沉沦和新生。

晚清至民国,无疑是中国历史上最动荡、最黑暗和最无奈的一个时期,是典型的乱世。一方面,传统社会单调封闭、等级森严的局面被撕裂,但残存势力依旧强大。另一方面,各种矛盾冲突犬牙交错,构成了近代中国诡异复杂的社会景象。

《烟波江湖》尽可能还原这一特定历史时空中诸多真实场景。腐败的清末官场,凋敝的市井民生,怀揣科举入仕之梦的读书人,啸聚山林的强人。所有的血腥与残暴,荒诞与诡异,是当下的人们不可思议的,但作品所及与那个时代的过往有着逻辑的吻合。

乱世出英雄。在国家和民族生死存亡之秋,一批“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的风流人物横空出世。中国共产党的成立,是风雨如晦的中国上空显现的希望之光,是民族之幸。作品中,毛泽东、董必武、陈谭秋、林祥谦等人频频现身,并且与来自滨江的陈嘉豪多有交集。这种叙事和描述虽属虚拟,但遵循了原有的史实。这些早期的革命家正值青春年少,雄姿英发。“以青春之我,创造青春之国家,青春之民族,青春之人类,青春之地球,青春之宇宙……”(李大钊语)在共同的理想与信仰的感召下,无数热血青年聚集在一起,汇成一股青春的洪流,谱写了一曲深刻改变中华民族积贫积弱之命运的壮丽乐章。

多少个万籁俱寂的子夜,我在字里行间跟那些远去的身影不期而遇,他们温暖着我,激励着我。这些伟人、先烈和先贤在作品中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他们的存在为《烟波江湖》注入了圣洁的红色基困。

历时十余年的太平天国运动是中国近代史上一个绕不开的话题,《烟波江湖》亦有涉及。基于对历史的尊重与敬畏,笔者委实不敢苟同当下网络上对以洪秀全为代表的太平天国人物的污名化或妖魔化的言论。伟人毛泽东亲自撰写的人民英雄纪念碑碑文中有这样的表述:“……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由此可见,太平天国运动的革命性质是不容抹杀的。太平天国许多将士的所作所为同样堪称惊天地,动鬼神的英雄壮举。

潘闯因回乡探母脱离了太平军队伍,归隐山乡后纠集一帮穷苦百姓干起了打家劫舍的营生。他力壮如牛,嫉恶如仇。其身凸显了传说中的绿林好汉的豪侠之气。武昌首义后,本已退出江湖的潘闯再次披挂上阵,义无反顾地投身武昌保卫战,在与清军的搏斗中流尽最后一滴血。

有别于潘闯的鲁莽和戾气,陈胜就收敛多了。长期行走于江湖,陈胜对血腥和暴虐见怪不怪。但他粗中有细,似乎兼具悯人之心。为排谴思乡之苦,他岡顾山寨戒律,长途跋涉,回乡探亲。在亲情、爱情与忠义之间,他义迷心窍,抛妻弃父,只为报答义父的救命之恩。与一众在刀尖上跳舞的匪贼相比,陈胜是个幸运儿。滔天洪魔没能要他的命,枪林弹雨中他只受了点小伤,还因此获得一纸颇有含金量的委任状,摇身而成滨江县首任县长。此种荒诞和诡异成就了一段乱世传奇。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的头上就是一座山。在千年一遇的洪灾面前,所谓的父母官束手无策,疲于应付。众多的生灵如草芥一般消失。在衙役的淫威之下,难民们像狗一样死去。沿袭千年的科举取仕制度寿终正寝,却有人心有不甘,在一枕黄粱中疯癲而亡……

苦难之下也有大爱和人性的光芒。陈中立面对恶犬般的衙役挺身而出,义薄云天的壮举避免了更多的无辜百姓沦为仆役的刀下之鬼。面对蜷缩一隅的无助女童,陈中立心生恻隐,将其收为养女。他尽其所能,支助和救济那些挣扎在死亡线上的弱者。

腹有诗书的幕僚王默悲悯善良。在他的力谏和影响下,朱仁宽主政滨江期间也施行了不少仁政良策,即便这样的施政是如此的苍白。朱仁宽辞官返回原籍,王默选择终老异乡。他不忘读书人的初心,用罄积蓄创办滨江第一所新式学堂,其义举泽被后世。末了,厚道的滨江人以一场隆重的葬礼回报了他的仁慈和善良。

陈桂兰是《烟波江湖》中着墨丰厚的一位女性。在她的身上,集合了传统女性几乎所有的美德。桂兰身世凄凉,是好心的陈中立收养了她。家有小女初长成,少女桂兰花容月貌,招来了富家子弟的垂涎与觑觎,也让酒坊的年轻后生心生暗恋。在与张彪的朝夕相处中,桂兰情窦初开。然而,这份纯爱却遭遇养父的排斥,更被一场飞来横祸葬送。最后一次见到自己的初恋,桂兰面对的却是一具冰冷的遗体。桂兰执意为满身血污的张彪净身。这一刻,谁人能解这份凄楚的爱?

陈松杰的突然归来,让桂兰的生活中冒出一个“哥哥”。来不及预热,也来不及憧憬,桂兰就接受了养父养母的安排。然而仅仅过了一夜,她的新郎竟然不辞而别,如同人间蒸发。“哥哥”让桂兰有了从少女到女人的蜕变,也留存了两人闪婚的结晶。但是,她却没能得到一个已婚女人应该拥有的一切。在漫长的等待中,桂兰忍受着难以言说的孤独与煎熬。她将所有的爱倾注在孩子身上,同时无怨无悔地伺候日渐衰老的养父。

用不伦之恋来定义桂兰与陈中立后来的微妙关系,似乎有道德绑架之嫌。自始至终,桂兰对陈中立都有一颗感恩的心。在那个暧昧不清的雨夜,两颗孤独的心产生神奇的碰撞,一切都是人性使然。

一年多的时光在时断时续的书写中悄然滑过。书写的过程中,孤身一人走进历史的深邃,触摸历史的烟云。虽然笔之所及,不过是历史的冰山一角,但我真切地感受到了历史的厚重与温度。那些创造和书写历史的人们早已湮灭在深不可测的时空,但他们的身影已然固化为浩瀚天幕中的璀璨星光,他们的精神更是成了后世的滋养。

《烟波江湖》全篇共分20章56节,计23万余言。作品貌似野史笔法,亦庄亦谐。笔者试图通过荡气回肠的文学书写,完成一段贯穿人性底色与家国情怀的历史重构。

庄严,本名严世平,松滋市大岩咀小学教师,高级教师,湖北省作协会员。著有文集《斯人如书》,长篇小说《洈水谣》等。


这是##(2022-06-19 19:10:30)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dat.com/75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