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人觉得明朝历史很诡异吗 为什么说明朝很诡异,没人觉得明朝历史很诡异吗知乎?

明朝彻底改变了中国古代政治的权力格局。

中国自秦以来,虽一直被称作君主专制制度,但实际上皇权只是整个权力格局中的一部分,皇权要通过与其他势力的互动,来实现对政权的掌控。

没人觉得明朝历史很诡异吗 为什么说明朝很诡异,没人觉得明朝历史很诡异吗知乎?

至少在宋朝以前,贵族阶层实际上是通过不同的形式与皇权共天下,如秦朝时期残存的六国贵族、汉朝时期广泛存在的异姓和同姓诸侯王,他们拥有实打实的封地,享有封地内所有资源的所有权,且是世袭。而从东汉两晋,世家大族又应运而生,他们逐渐架空皇权,还垄断了朝廷的用人选拔权,事实上形成了某种世袭机制。

而进入宋朝,皇权通过科举制打破了世家大族的世袭特权,并扶持士大夫阶层与皇权共天下。宋朝时,皇权与士大夫形成了良性互动,二者既互相合作又互相制衡,皇权保持了有限度的克制和理性。所以,有人说宋朝才是中国君主制最完美的时代。

元朝是一个特殊的朝代,这一时期的官僚机构是松散的,也谈不上皇权对下的操控,地方呈现出高度自治的态势。而且元朝也是中国古代历史上最开放的时代,拥有高度的国际视野,又受到游牧文明的影响,事实上并没有形成典型的君主专制体制。

没人觉得明朝历史很诡异吗 为什么说明朝很诡异,没人觉得明朝历史很诡异吗知乎?

而明朝在建立后,有鉴于元朝的自治体制的不稳定,朱元璋从政治上并没有过多继承元朝,而是进行了彻底的颠覆。整个国家从高度自治转向了高度专制,甚至不再需要一个与皇权产生互动的阶层,而是企图无限扩张皇权,以达到包揽一切的目的。

至此,皇权不再呈现出有限度的克制和理性,而是任性而为。从明朝开始,皇帝可以大张旗鼓地打臣子的屁股,而不用顾及对方的体面和对方背后的势力,因为他们背后根本没什么势力,一切都是皇帝给的,皇帝也可以瞬间收回。无论是士大夫还是宦官,他们虽然彼此既有拮抗又有合作,但说到底都是依附于皇权而生。

此外,明朝也颠覆了元朝的开放与包容。明朝认为元朝的开放与包容会带来多元的价值观,不利于统治。所以,明朝从朱元璋开始主动关闭国门,思想上也日趋保守,整个社会呈现出内敛的状态。

没人觉得明朝历史很诡异吗 为什么说明朝很诡异,没人觉得明朝历史很诡异吗知乎?

当然,这里我不是强调游牧文明好,而是因为游牧文明本身的生活特性,才导致他们相对比较开放、包容、敢于开拓、具备国际视野,而非内敛、保守、封闭、局限。中国历史相对比较伟大的时代,往往是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的混搭,这种混搭的背后当然充满了血和泪,但却完成了文明的重塑,比如唐朝清朝

相比较来说,明朝的格局就显得小一些。像郑和下西洋这种事,也只有浸染游牧之风的明成祖朱棣才做得出来,换做朱元璋、朱标朱允炆之流,那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简单来说,明朝没有继承传统汉文明君主制的克制与理性,也没有继承游牧文明的开放与进取,反而取其糟粕,去其精华。站在历史的风陵渡口,不得不说,明朝的选择让中国颇为尴尬。

没人觉得明朝历史很诡异吗 为什么说明朝很诡异,没人觉得明朝历史很诡异吗知乎?

至于明朝中后期的西学东渐,尤其是对西方火枪火炮的仿制,很多明吹对此给予了高度的评价。我个人觉得,这实际上依旧是建立在西方冲击的前提下。佛郎机也好,红夷大炮也罢,包括火绳枪,都是在冲击乃至于冲突之下的被动回应,与晚清时期的洋务运动从性质上别无二致。之所以明中后期比起晚清会相对从容一些,主要还是因为那时的西方殖民国家还没有开始工业革命,从技术上看和明朝差不多,都属于前现代,所以明朝可以比较从容地去应对威胁,进而学习仿制,并在一定程度上具备了战斗力。而清朝时各主要殖民帝国都已经是工业文明,肯定要狼狈得多了。

如何评价明代?这原本不是什么高深难解的问题。

面对任何一个事物,只有抓住了它的本质,才可能做出准确的判断与评价。

如何抓住本质,离不开先贤早有的总结——提纲挈领。

《韩非子·外储说右下》说:“善张网者引其纲,不一一摄万目而后得。”

《荀子·劝学》也说:“若挈裘领,诎五指而顿之,顺者不可胜数也。”

如此,才能达到“壹引其纲,万目皆张”的境界。

想要提纲挈领,从事物所具有的显著特征入手是最好的办法。由此,我们自然能看到促使这显著特征展现出来的内因之所在。毕竟,辩证法告诉我们——内因是事物变化发展的根据。

找到了促使事物显著特征发生的内因,自然离这事物的本质就不会太远了。

提纲挈领,也自然就有了着力点。 想要做出客观、准确地评价,也就不会有太大的偏差了。

那明朝有哪些显著的特征呢?

几位著名学者所提及的一个现象,正可以成为提纲挈领的着力点。由此我们就能看清,引发这一显著特征背后的推手;由此我们也自然能明白,如何去评价明代——

“明朝历史上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就是明代建国之后就发生农民战争。明代农民战争次数之多,任何一个朝代都不能比。这是一个农民战争的时代。”——吴晗.《简论明史》。

“一个王朝的初期,农民起义竟如此频繁,地域如此广泛,这在历代封建王朝中也是少见的。”——明史学者.南炳文

“在明中期延续一百多年的时间里,农民起义连绵不断,不仅起义次数多,涉及的地区广,几乎遍及全国各个省区。而且往往是一个高潮平息不久,又有新的高潮到来。高潮之间间隔也很短,其中以正统、成化、正德时期最为集中。”——《中国通史》.白寿彝

“看了这些惊心动魄的叙述,我们对于明末农民战争为什么必然爆发,明王朝为什么注定要灭亡,就能够有一个比较深刻的了解了。”——学者.顾诚。

很多学者早已形成这样一个共识——中国的普通农民,是最守本分、最安于现状的一个阶层。一饮一啄即可心满意足,父母妻儿相聚一堂即为最高目标。若非无路可走或即将饿死,中国的普通农民无论如何是不愿铤而走险的。

将明代普通农民逼入绝境的,正是明代贪婪的统治者。因为贪婪,所以明代土地兼并剧烈,赋税徭役繁重。因此,明代的流民数量达到了历史之最。而极度贪婪又使统治者在赈灾救济之际如吝啬的葛朗台,这必然会促成此起彼伏的民变。

侵吞农民土地的,自然是以所谓的士绅,也就是权贵、大地主为主力。明代士绅之所以敢于贪得无厌,正印证了上行下效的古训——连皇帝都能因私利而不顾小民生计,底下的外戚、权贵自然少了很多顾虑。

嘉靖初年有皇庄数十所,占地至三万七千五百九十五顷四十六亩,扰害农民,不可计极,夏言云:

皇庄既立,则有管理之太监,有奏带之旗校,有跟随之名下,每处动至三四十人……擅作威福,肆行武断。其甚不靖者则起盖房屋,则架搭桥梁,则擅立关隘,则出给票帖,则私刻关防。凡民间撑架舟车,牧放牛马,采捕鱼虾螺蚌莞蒲之利,靡不括取。而邻近土地则辗转移筑封堆,包打界至,见亩征银。本土豪猾之民,投为庄头,拨置生事,帮助为恶,多方攻克,获利不妥。输之宫妄者曾无什之一二,而私入囊橐者盖不啻什八九矣。是以小民脂膏,吮剥无余,繇是人民逃窜而户口消耗,里分减并而粮差愈难。卒致辇毂之下,生理寡遂,闾阎之间,贫苦到骨。[《桂洲文集》卷一三 ]

外戚与各王请求诏赐庄田的记载,终明一代屡见不鲜!最终,在明末万历朝创下纪录——福王之国诏赐庄田四万顷,中州腴土不足,取山东、湖广田益之。尺寸皆夺之民间,伴读、承奉诸官假履亩为名,乘船出入,河南北、齐、楚间,所至骚动。[《明史》]

根据《万历会计录》的记载,万历初年全国每年的田赋总额约两千三百万石,供给宗室的俸禄就多达八百多万石!《皇明经世文编》中的记载“二省之粮,犹不足供宗室禄米之半”,这里的“二省”指的是产粮大省山西和河南,这两个省的粮食产量居然不到宗室俸禄的一半。

即使如此,因朱氏子孙繁衍昌盛,仍需赐予庄田。后来无地可授,竟把赐田应征收的地租分摊到各州县,称为“无地之租”!

说到明代统治者的贪婪自私,M粉一定是要将这责任甩锅给他人的。而有个别M粉,也会因写手“月饼”的误导,认为那是朝代末期的通病,而明代初期并非如此,尤其是重八爱民……呵呵一下先。M粉若知道建成即废弃的明代中都,不知他们还有继续YY的勇气没有?

“富贵而不还乡,如锦衣夜行”——朱皇帝一定知道项羽说过这话,所以在民生疲惫、百废待兴之际,仍尽全力兴建中都。明中都始建于洪武二年(1369年),占地382公顷,宫城面积比北京故宫大12万平方米!前后动用了超百万民工,六年间日夜不停。

后来在中都遗址中的发现,令考古学家震惊——中都残存石构件的数量、品种、质量都远超故宫。大殿蟠龙石,每块都是2.7米见方、正视面积超过7平方米的庞然大物,其气派远胜历代首都所用石料!后来明成祖修建北京城金銮殿石础的体量,也只有中都的三分之一!现存中都石构部件的所有外露部分,都施以精雕细刻,其人工与花费之巨,令人不敢想象。

因为怀着牢不可破、垂之万世的念想,朱皇帝甚至要求在城墙关键部位灌注熔化的铁水!《明太祖实录》记载——“城河坝砖脚五尺,以生铁熔灌之。”

洪武八年中都基本竣工,朱皇帝满心欢喜亲临凤阳,最终竟然心怀愤懑地放弃了。原因,就在于被迫征调来的工匠因为被压榨过度而心怀怨恨,进而实施了“魇镇法”,就是民间所说的“下镇物”。大开杀戒一向是朱皇帝的拿手好戏……

……

由于奴役繁重与土地兼并剧烈,明代卖身为奴者众多,尤以江南为甚。再加上贱籍充斥,明代真正的奴隶数量难以准确统计。在清军南下之前,江南“奴变”就已成星火燎原之势。

面对明末江南的奴变,吴晗击节赞叹道——“明代末年的奴隶解放运动,可以说是历史上最光辉的一件大事!”

……

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面对明代, 一千个人眼里或许也有一千种模样。但上文所提及的明代统治者的种种贪婪,不仅仅是明代的显著特征,更成为明代具有普遍性的现象。

面对如此冷酷的明代历史,M粉却玩起了盲人摸象的把戏。其展示出来的,不过是一叶障目的幼稚并愚蠢。

芬芳与腐臭,生来就是两极;

宽容与狭隘,永远无法并存。

贪婪无厌历史罕见的统治者,竟有人YY其爱民如子,竟有无良文人粉饰其时代安居乐业?这是怎样的一种荒诞?!

朱门酒肉臭——大书特书!

路有冻死骨——一笔勾销!

那些无良文人的伎俩,不过如此!

所以我调侃M粉——莫非正是因为明代皇帝仁慈无双,明代小民心宽体胖,所以才将造反当做了健身?

呵呵一下,仅此而已。

如果只能用一句话去评价明代,你会怎样去说呢?我想了很久,似乎只有下面这句话,最能体现出明代的特点,也可以引出明代所有症结之所在——

明代,一个最自私冷血的朝代!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dat.com/123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