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小说网(热门小说 吉林)

吉林小说网(热门小说 吉林)

人都坐满后,车厢里渐渐静下来。导游从过道走过,叫着:系好安全带,都坐好啦!汽车平稳地向前驶去。不甘寂寞的大有人在,又响起嗡嗡的说话声。声音最大的是坐在二十四号右侧过道边的一个女人,听声音很年轻,看面相一脸褶子。她谁也不看像在家里那样随意:阳光,你们都吃饭了没?没等回答又说:我在张姐家吃的饺子,上车饺子下车面嘛!声音里有一种炫耀。被叫做阳光的是她过道同排座位靠窗的一个男子,个子挺高挺墩实,声音很大:又不是出远门,晚上就回来,哪那么多讲究?我吃的馒头,小米粥小咸菜,挺好。那个女人说:你做的?阳光连连晃头说,我不做,我做饭她嫌不好吃。那女人扭头瞅他一眼:饭不做,衣服也不洗洗?阳光笑:衣服?袜子我也不洗,穿一天一扔,几天一打,她看着心疼就给我洗了。女人就笑骂着:懒鬼!没见过你这么懒的,摊上个好媳妇将就你吧。阳光先是美滋滋地笑,马上又说:男人有男人的活,我可不像你那么讲究,吃饱就行。

他身边的矮男人说:就得讲究!人家群主不讲究还叫群主?被叫做群主的那个女人马上回道:又群主了?叫姐,你那网名不能改一下?还耗子!要多难听有多难听,阳光、百灵多好听!她身边那个网名叫百灵的矮个女人马上说:我这网名老亮啦!伸头对那矮男人说:你干脆叫松鼠吧。矮男人说:不改,耗子比老鼠好听多了,我就喜欢这名,我不讲究。群主白他一眼说:喜欢你就叫,不过吃饭该讲究就得讲究,一天也是出远门,来回上千里地呢,过去不讲究穷造,弄出一身病是没条件,现在再不讲究可真对不起自己了。阳光脆快地说:对呀!咱们出来玩为了啥?就是对得起自己!能在外面走就不在家里窝着。耗子连连点头,很费劲地嘟哝着说:咱这是穷游,一天才五十块钱,还供一顿饭,他们能挣钱吗?这账我算了半天,憋得脑仁疼,怎么也算不明白。群主揶揄说:你操那么大心干啥?你的买卖呀?世上没有赔钱的买卖,你早上吃的啥?耗子嘟哝着:浆子油条。群主叫了一声:又是浆子油条,就不能换换样,对自己好点?耗子说:我就好这口,我对自己不错了。说完歪着头,瞅着群主咧嘴笑。百灵突然说:我吃了两大碗面条,放的菠菜又放了香油,叫我全报销了。说完就尖利地嘿嘿笑。群主斜视她一眼:你真是个囊食暴,那么两大碗粘糊糊的怎么咽?她身后的那个女人小声说:小葱菠菜各有所爱,俺家这个就爱吃面条,今早也是下的挂面放的小白菜,还打了两个荷包蛋。她身边的男人不想让她说下去,捅捅她指着窗外含糊不清地说:你——快——看——女人急忙扭过头去。

车窗外是一片开阔的田野,黄了叶杆的苞米被放倒了一大片,水稻一片金黄,人们正在弯腰收割。铁路立交桥弯曲得像一道平面彩虹,一长列绿皮客车在上面跑着,一会儿钻进了山洞里。他们乘坐的旅游大巴也很快钻进了隧道,隧道里一片通亮,一道道白线飞快地闪过,钻出隧道不一会又钻进另一条隧道。前后都有旅游大巴,汽车在隧道和大山之间时隐时现。

群主说:出来走走心情就是好,管它穷游富游,能出来游就好,这两年查干湖,长白山,大小龙湾,鸭绿江,十五道沟,本溪溶洞哪个也没落下。稍停又提高了嗓音说:还有山西七日游,山东五日游,青海双飞八日游,谁想去提前咳嗽一声。阳光说:我也想明白了,往后你在群里喊一声,说上哪去我们就跟着去,有钱去看山看水不看医院!耗子又咕哝:出来就是好,早出来走走我也不至于这样。群主说:不晚,这就不错了,我家对门的王大哥前天走了,心梗,比我大不几岁,刚过七十,省吃俭用就怕花钱,这不,啥都没了?唉!也是一辈子。百灵忙说:想不开!我可想得开,就爱跑风,上瘾了,今年走了好几个地方,那个他看湖我也去了,净吃鱼,可过了鱼瘾!群主说:查干湖,哪有他看湖。百灵嘿嘿一笑说:我知道,是他看湖。几个人都笑。群主后边的女人说:俺家这个也想去,我说得在外面住一宿你能行?群主忙说:行,没问题,有你陪着住几宿都行,那湖可大了,一眼望不到边,还有好多鸟,有的在天上飞,有的在水上漂着,心情老好了。那个男人一听就说:我得去一趟,人这辈子就这回事,吃一口得一口,看一个是一个,早晚都一样,不吃后悔药。群主说:这就对啦!再不走真要后悔了,我们这辈子够苦的了,老了老去再苦自己给谁看?现在儿女在意你啥?最在意你的身体,儿女自有儿女福,该他们自己管的叫他们管去,可别贱贴贴的什么都揽过来,过后又委屈抱怨挨累,那不是自找的吗?

阳光说:你的孙子大了不用你管了,你才这么说,有时候不管还真不忍心。百灵说,有什么不忍心?自己生的孩子自己抚养,又不欠他们的,干到啥时是个头?耗子说:唉,这有病了才消停了,要不你不管咋办?百灵马上说:没有你人家还不过了咋的?别把自己看得挺了不起。群主后边的女人接茬说:话是这么说,临到自己头上真扔不下,头些年是上有老下有小,现在孙子外孙子又要咱带,都上学了还得天天去接送,他爸病了这才停下来,老头子还天天挂着孙子上下学的事儿。身边的男人又捅她:别说这点破事了。矮个女人叫着:说呗!谁家不这样?

旅游大巴穿隧道过桥梁,车窗外闪过一片片红色的、黄色的、绿色的景色,秋天的浓郁好像透过车窗迎面扑来,令人心旷神怡。百灵突然站起来大声说:导游,我要上卫生间!导游从车前面站起来用麦克风说,再耐心等一会儿,就到生活区了。群主埋怨她:叫你早上少吃点稀的,你弄了两大碗面条,真愁人!忍忍吧。百灵说:没人请我吃饺子,面条不错了。说着自己干笑。

群主后边的女人后边还坐着一个女人,四十多岁面容娇好,头发染成棕红色披在肩膀上,表面一层显得蓬蓬松松,一看就知道那是经过了仔细打理。穿一件浅白色大风衣在听群主说话,不时露出一点浅浅的笑意,显得很矜持。她的身后应该说是这车里的另一道景观,味道跟刚才的截然不同。那是七个穿着统一服装的女人,米白色毛线编织的连衣裙,编织的贝蕾帽,米白色的高腰皮鞋,年龄大概在四十岁到五十多岁之间。她们很在意自己的形象,脸白唇红看样子都化过妆。她们对别人的谈话并不在意,有的在闭目养神,嘴唇动着似在唱着一首歌曲,有的手在轻轻舞动,脚也在有节奏地动着,好像沉浸在一个伟大庄重的舞蹈中。为了叙述方便,叫她们七仙女吧。

生活服务区到了,乘客们一个一个下了车。这个群的人也陆续站起来,百灵抢先走上过道。群主说:都慢着点,别摔着。阳光说:我没事,看好你自己吧。群主走得不快,能看出她的腿有些不利索,身后的阳光说:我扶着你点吧。群主一甩手说:不用,我恢复得差不多了。阳光又回头看看身后的耗子说:你能下去?耗子不服地说:还没废,三年两年还挂不了。群主回头瞪他一眼:好好活,以后不许提这个字。耗子一伸舌头做个鬼脸:是,姐。

百灵先下了车,急急地向厕所跑去。群主扶着车栏杆也下了车,回头对阳光说:慢点,你也没憋尿。阳光说,那我也得去,我咋没憋尿?我不说。阳光又回头去扶耗子。耗子一手扶着阳光,一手抓着栏杆也下了车,顾不上说话一瘸一拐地向卫生间走去。阳光急忙掏出烟点着,深深吸了一口,满意地呼出一团烟雾。群主后边的女人也下了车,扶着她的男人。那男人端着右手,拖拉着一条不好使的左腿。群主说,走吧。几个人一步一步向卫生间走去。

那个面容娇好的女人没有急于上卫生间,而是从容地抽出一根细细的白杆烟,叼在嘴角上用打火机点着,慢慢吐出一缕烟雾,微笑着看着前方的山峦。她的个子很苗条,肩膀上挎着一个好看的包,再加上那件大风衣披在身上,更增加了她的妩媚。黑色高腰皮鞋闪闪发亮,粗方型的鞋跟很高,一条腿脚尖着地优雅地曲起,拿烟的左手举在嘴边,微笑着和身边的一个女人说着什么。七仙女从卫生间出来了,马上站成一队舞起来,一个曲子没舞完导游叫着上车了。她们停下来自然地排成一队跑到车前,一个跟着一个上了车。

旅游大巴驶出服务区进入高速,又开始在大山和隧道之间穿行。群主身边那几个人暂时没有吱声,车厢里出现一片短暂的安静。群山越来越远了,群主突然说,看,快到了。几个人都向车窗外看去。外面出现了高楼大厦,进入城市了。百灵说,我的妈呀!总算到了,屁股都坐麻了,我还得去卫生间。群主笑着说,下次再吃两大碗面条别跟我来了。阳光说,该来还得来,现在不让她来谁也不好使。百灵说:就来,想甩掉我?没门!说着又自己先嘎嘎地笑。

车停在了银杏树林大门外。游客们走下车,跟着导游走进大门。金黄色的银杏树,舒展着枝干,叶子金光闪闪轻轻舞动,好像镀满了金粉,把周围全染成了金黄,游客们感觉来到了一个金碧辉煌的世界。

群主往一棵银杏树下一站说:阳光,快,给我拍一个。说着两手一分摆出了一个飞燕展翅的姿势。阳光用手机拍了几下,群主又变化姿势,阳光又拍了几下说:看着就年轻。群主说:就是年轻嘛!走近阳光说:来,站好,我给你拍几张。阳光说:算了,我不拍了,这张老脸。群主推他一下说:少废话!快站好,大帅哥。说着对着阳光拍了几下。阳光咧嘴笑:还帅哥?那是三十年前。

群主没理他,又叫:都过来,咱们来个合影。群主伸手把百灵的头发捋了捋说,也不好好捯饬一下!百灵满不在乎地摇着头说:顾不上了。群主笑叱着:光顾吃面条了。六个人站好了,群主把手机给了那个面容娇好的美女说:麻烦你了,大美女。美女迷人地一笑,声音脆快地说:不麻烦。接过手机,眯起眼睛,略弯了弯身子,说:笑一笑。姿态优雅地对准了他们。群主举着一只手,六个人一齐喊着:茄子!影像被定格在手机屏幕里。

群主接过手机一看说:真好,谢谢大美女!美女微笑着又点着一支烟,一只脚尖点地说,看到你们这么乐我也乐,这银杏林真美!群主点头说:确实美。又问:你们几个?美女一指身边一女人说,我妹妹,两个。群主点点头一笑说:我们都是有毛病的,你别介意。美女举着烟笑了,说:看出来了,我也是,乳腺癌,为了我的头发,化疗一次我就跟医院拜拜了,那样痛苦地活着不如快乐地死去,一块住院的都挂了,就我还穷乐呵,我已经不想死亡的事了。她优雅地吸一口烟慢慢喷出又说:我选择了自然疗法,到大自然里去,让自己彻底放松,想明白后我决定把钱留给我自己不给医院了,喜欢吃什么?买,喜欢的衣服、包,买,喜欢的地方,去,名山大川都走遍了,就这样玩了三年。群主先是一脸惊鄂,接着变得凝重了,很快变成一脸敬佩,举起大拇指说:厉害!大美女!你真爽快!美女优雅地笑着又轻轻摇头说,你们不也是这样吗?这几年我感到让自己快乐才是最重要的。群主又伸大拇指:所以我们才出来走!

百灵摆出一个一手掐腰一手举红灯的姿势说:快给我拍一个李铁梅。几个人都哈哈大笑,阳光对着她拍了两下。她赶紧要过手机看,看着,看着就笑,说:这水平够档次,来,我给你拍一张。阳光叼着烟站在银杏树下,百灵举起手机叫着:别动,别动,完活。把手机交给了阳光。说:怎么样?这水平 ?阳光点着头说:真看不出来呀!挺好!耗子一瘸一拐地摆出一个昂首挺立的姿势,群主赞美说:这姿势有男人味,别动!给拍了两下。

那个端胳膊的男人不拍,群主说:等熟悉了你就知道了,这些人都特别活泼、实在。强拉着他拍了一张,再拍他就不干了。他女人说,他就不爱照相,没有你们架着他才不照呢!男人说,这副德行叫人烦,谁看?群主头一抬张大嘴:我们看!我们爱看!一定发到群里点个大大的赞!又指指大美女说:你们都好看,怎么拍都好看,感觉哪儿都美!大美女只是摆着优雅的姿势让她妹妹拍照,眼神里装满了笑。百灵对着群主耳边说,还大美女,这一道上最能拉风,我烦!群主一皱眉小声说,人家是乳腺癌,你学吧。百灵眼睛一闪,一下张大了嘴。

七仙女在这个金黄色的园子里拉开了架式,翩翩起舞了。她们的舞姿吸引了一些人,对着她们举起了手机。她们面露微笑从容地舞着,好像没有人看似的。那个领舞的举着一把粉红色的,带有一道绿杠的扇子,在空中划出一道道转瞬即逝的彩虹。

游客们陆续走出银杏树林上了汽车,已经过了中午,该去吃那十菜一汤了。十人一桌,饭厅里热气腾腾。群主这桌几个健康的人都早早地撂下筷子离开了。阳光也放下筷子坐到一边,点燃一支烟,满意地吸了一大口慢慢呼出,唯独群主陪着耗子,和那个端胳膊的男人在慢慢吃着。群主说:别急,慢慢吃,吃饱喝足。伸出胳膊把残留的一盘菜端到他们面前说:这个鸡块炖粉条挺好,你们吃,还有尖椒炒干豆腐,炒豆芽都没怎么动,多吃点。耗子一边笨拙地吃一边说:我不挑食,就着白菜汤我也能吃饱。端胳膊的男人一声不吭,只是夹菜吃饭。他身后的女人把半碗汤放到他面前说:你离不了汤,慢点吃,没人跟你抢。男人就摆摆手,嫌她太多事。群主就笑说:这里你最有福,偷着乐吧!百灵忙插嘴:要是我呀,我可没那耐心伺候!那男人听后还是忍不住停止了吃喝,笑了,眼睛里亮晶晶的。

游客们走出饭厅,三三两两的在一个很大的厅堂里休息,厅堂里停着几辆旅游大巴,还余下很大的地方。七仙女们又排成一排舞蹈起来,她们换了一个舞姿。那个领舞的女人踏着欢快的节奏,舞出一阵激昂的旋律,接着又慢下来变得舒展柔美了。

那个大美女站在一边看,身上的白色大风衣换成了浅黄色,左腿弯起脚尖着地,左手夹着香烟举在腮边,看着,看着她突然扔了烟蒂,把包交给了身边的妹妹,也跟着舞动起来,舞得很有功底。群主一边看一边赞叹,叫着:阳光,百灵,耗子,看见没?咱们都要跟人家学,有病怕什么?谁没有个病?要是心里有病,那可就没治了。

阳光喷出一口烟叫着:早想明白了。群主瞪他一眼:早想明白了还抽烟?我看你就没想明白!阳光腆脸一笑:这口累实在难戒!百灵脸一扬说:还是不怕死!耗子拍了阳光肩膀一下,一脸得意:我抽了四十多年,一得病不也戒了?阳光满不在乎地说:人活一世总得有点爱好,不管了。群主说:我就管,还不信这邪劲了。阳光就笑,无声地笑,意思是你管不了。

导游叫着集合,领着游客们走进一个大厅,进了一个房间,里面排满了坐位。七仙女没有进去,她们去了大厅。几个人在房间门口瞅了瞅,知道是怎么回事也没进去,去了别的地方。那个端胳膊的男人对女人说:你去看看吧,坐着难受我不进去了。端着胳膊来到大厅外一个水泥墩上坐下了,耗子也挨着他坐下,说:老一套,我可不上那个当。

七仙女在大厅里继续舞蹈着,虽然没有人看,她们照样舞得一丝不苟,极其认真。那个领舞的把扇子耍得眼花缭乱,身后跟她舞蹈的六个仙女,有的跟不上她的节奏,有的还不熟练这个舞姿,跟着一招一式地学,虽然舞的不整齐,但是那份认真执着让人感动佩服。

端胳膊的男人瞅瞅大厅里不耐烦了,说:这么长时间咋还不出来?耗子肯定地说:人家不卖出几件宝贝能放她们出来?男人说:好多年了还是这套玩艺,还有上当的?耗子哼了一声:没有鱼早把网收了。

大美女姐妹俩出来了,耗子说:你们买了什么宝贝?大美女点燃一支烟笑笑没有吱声,她妹妹说:啥也没买,还是那些玩艺,南北都一样。这时群主、阳光他们出来了,端胳膊男人迎上前说:我老婆呢?百灵说:她买了一个玉石坠儿,六百块呢!可好看啦!说是原价三千,那姑娘叫我也买,我两手一张说,这坠儿真好!可惜我兜里没钱哪!说完后大笑着,得意地瞅着看她的人。群主说:我扯她衣服她也不明白,我又不能明说。端胳膊男人一听就急了,腿一下子变得灵活了,端着胳膊,噌噌地一蹿一蹿地往前跑,一眨眼功夫就没影了。

群主双手一握说:都怪我,当时硬把她拽出来就好了,管他们愿意不愿意呢!阳光说:不必自责,这兄弟不是省油灯。正说着端胳膊男人被他老婆扶着慢慢走出来。还没到跟前那男人就自豪地说:叫我退了!亏我去得早,那卖货的女孩子还没走,要是走了上哪退去?六百块钱买这个?大头呀!几个人赞赏地朝他笑。他老婆不甘心地说:原价三千呢,多便宜,就不舍得钱!群主上前轻轻拉住她一条胳膊说:便宜的事哪能到我们头上?又放低声音说:我见过多少次了,都是这套路。女人的脸色好了。那男人指指身边人说:他们都是老油子,以后咱就跟着学。阳光拍拍他说:你这腿脚一下子变麻利了,再有几次你这毛病就能好,比吃药还灵。群主拍手大笑,都笑起来,那男人也笑,笑得傻而得意。

游客们又回到了大厅。七仙女们仍然舞蹈得那样执着,好像她们不是来旅游的,是来给大伙跳舞的,只有跳舞才是她们的最爱。一下子来了这么多观众,并没有引起她们些微的激动,仍然跟着音乐,节奏鲜明地跳着,跳着。人们不看了,三三两两地说笑着,只有那大美女还在看,仍然摆出那份优雅的姿态欣赏着。

旅游大巴又开动了,沿着鸭绿江行驶。广阔的江面,成群的海鸟一会儿出现一会儿消失。

游客们乘坐了游船,乘兴又到了桃园、苹果园里采摘。当地特产秋白桃红了半拉脸,歪着嘴笑;苹果红遍了全身,叶子几乎掉光,以鲜艳的盛装欢迎游客们。人们哇地一声涌进了桃园、苹果园。

群主叫了几声无人响应,只好自己一个人走进桃园。那鲜嫩欲滴的桃子叫她忍不住直咽口水,她摘了一只红得发紫的桃,用手擦了擦就咬了一口,汁水酸甜得她轻轻咳了一声。吃完桃子就开始摘桃子,摘着摘着她走进了桃园深处,忽然隐隐听到一阵哽咽声。群主吃了一惊,分明是一个女人在抽泣。她没有害怕,顺着声音找去,又叫她吃了一惊,原来是大美女在抹眼泪,见她来了急忙用手绢擦了几下眼睛,像没事人似的朝她强笑了一下。

群主脸色一紧上前说:妹妹,玩得挺好怎么躲这里?咋啦?谁欺负你了?快告诉我!我找他去。大美女淡淡一笑说:没有,想起了一起住院的几个挚友。群主放松地轻叹一声:你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原来还这么多愁善感,真是一点也看不出来。大美女声音幽幽地说:她们比我还年轻,她们没有享受到这种生活,一想起来这心里就憋不住。说着眼泪又不断地涌出来,又用手绢去擦。群主轻轻搂住她,嘴几乎贴到了她的耳朵,叹了口气声音软软地说:我也经过了这些,也流过泪,事情都过去了,你这不挺好吗?稍停又说:我们这个群三个脑血栓,两个癌症,看到你那样潇洒,我们真羡慕,真佩服你,你活得多美呀!还有那七仙女。群主搂她的手慢慢松开了。

大美女的伤感消失了,真是来得快去得也快,又恢复了她原先的优雅,点燃一支烟说:人生看透了真简单,那七仙女来自七个地方,她们都是癌症患者,你看她们活得多超然,多乐观,她们已经忘记了自己的病。群主沉默了一会儿,很诚恳地说:我不如她们,要向你和她们学。大美女摇摇头有些羞涩,无声地笑了,笑得那么美,那么好看。群主静静地看着美女,不舍得把目光移开。大美女大概习惯了这种目光,莞尔一笑,说:阿姨,我们去摘桃子吧,群主轻柔地说:好,这桃子真好吃,真便宜,咱摘它满满一袋!

走出桃园、苹果园,晚霞映红了天。游客们满载而归,旅游大巴又开始在大山和隧道间穿行。阳光实在忍不住了,悄悄抽出一支烟点燃,就听群主压低声音一声断喝:阳光!掐了!阳光身子一抖,急忙把烟掐灭,讪笑着说,忘了!该死!睡觉!说着往后一靠闭上眼睛,不一会儿又轻轻唱起来:我爱你中国!我爱你中国!没唱完又唱: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唱了两句又停下来。群主瞅瞅他们说:又待不住了?阳光说:难受!回去过几天我去上海。群主说,怎么去?阳光似笑非笑:走着去。群主一扳脸:没正经的。阳光说:真的。百灵的声音扔过来:你要走着去,我就飞着去。耗子说:我飞不了,我今后买个电动车,爱上哪就上哪。群主说,别买!一坐上就下不来了,以后就跟我们玩。耗子说:买车那是以后的事,现在我可不买,还没走够呢!百灵嚷嚷:这就对了,我也没走够,又问:阳光,你到哪下车?阳光不耐烦地说:鲜羊蝎。什么?自行车?我问你到哪下车!阳光说,聋聋卡卡的,鲜羊蝎子饭馆也不知道。

百灵却是不管不顾地接听电话了,是她男人打来的,问她想吃什么菜。她就笑着对群主说:要给我做菜呢,又不知做什么好。群主马上说:都这么晚了,弄点现成的,买两个马可波罗香肠就行。百灵就对着手机大声叫着:买两个马可波罗!什么?马可波罗也不知道?群主忙说:就是两个连在一起的那种香肠。百灵又对着手机说:就是马可波罗,连在一起的两个马可波罗!明白了?群主在一边教训她:一句话老半天说不明白,马可波罗那是外国人,就说马可波罗香肠,两个连在一起的那种不得了。百灵不服气地嘟囔:说我笨,他们比我还笨!端胳膊的男人在打盹,他身后的大美女仍然微笑着在听他们说话。七仙女们在闭目养神,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息。

已经看见城市的灿烂灯火了。群主对阳光说:下车找地方喝点?阳光微笑:不去了,我得回去睡一觉。群主不屑地一哼:就忘不了睡觉。车在第一站停下了,阳光站起来拿包。群主说:记住,我对你说的话!阳光瞅着她会心地一笑:我们并不痛苦!轻轻哼着:我爱你中国——慢慢走下车。

作者简介:雷学胜,吉林省作协会员。出版过长篇小说《金剑刺向暗夜》《人狗狼》《长白山森林报》,发表过中短篇小说、散文、报告文学等。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dat.com/71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