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飞宇取了孙维(谢飞宇 北大)

我是伟兔,写身边琐碎事,道人世复杂情。

谢飞宇取了孙维(谢飞宇 北大)

今天聊所看所想。

近来在复读《小窗幽记》,看到这句话:“有誉在前,无若无毁在后”,不由就想起了张文宏和谷爱凌

张文宏与谷爱凌,一个是医界名家,一个是体坛名将,这两个人本不搭界,但如今,他们二人却有一个共通之处,那就是他们已渐渐走下神坛,正在接受世人的围堵和审视,头上的王冠貌似摇摇欲坠,身上的光环亦是明明灭灭。

“有誉在前,无若无毁在后”这句话的本义是说与其求取赞誉之名,还不如少让别人在背后议论自己的是非。

句中的“前”与“后”本是空间概念,指身前和身后,但我觉得用在张文宏医生和谷爱凌身上就不仅仅是空间概念了,还要加上时间概念。

张文宏成名于疫情初起之期,他的那段访谈中的“不能欺负听话的人”

谢飞宇取了孙维(谢飞宇 北大)

和“共产党员上”,

谢飞宇取了孙维(谢飞宇 北大)

应该是说到了很多老实人的心坎上,感动了成千上万听话的人,其中就包括我。

这个时候的张医生,在我心里的形象无疑是高大的,闪闪闪光的。

但好景不长,让我对张医生产生质疑的也是一段谈话,大体的意思是讲白粥没有营养,说小孩子早上不许喝粥

谢飞宇取了孙维(谢飞宇 北大)

还说“现在中国的孩子早上只能吃鸡蛋和牛奶”。

谢飞宇取了孙维(谢飞宇 北大)

这两句话颠覆了我的认知,让我这个喝白粥长大的人第一次对自己的人生和身边的生活方式产生了动摇和怀疑。

有了怀疑就会思考,一段纠结过后,我果断做出了结论。

我并不想弄清楚什么是营养,营养素里又包括什么,因为网上众说纷纭,信谁都有上当受骗之嫌。

我只需简单明白一个事实,饥荒时刻,一碗白粥是可以续命的就足矣。

继而我作出了我自己的判断,张医生与我等底层小老百姓之间是隔着千山万水的,他生活在云端,他说的话有时候会与“何不食肉糜”有诡异的共同点。

因为在喝不喝粥这个问题上,我与张文宏医生有分歧,因而我不再视张医生为神祇,但也不会人云亦云,凭空去揣测,去怀疑张医生的立场和人品。

只是,当下上海疫情形势的严峻让一些头条用户在重新审读他的发言,回顾他的社会活动,试图从多角度深层次去剖析张文宏医生的真实面貌,这不得不让人喟叹一句“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不过,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真金不怕火来炼。

我相信时间会证明张文宏医生的真与伪,对与错。

与张医生一同受质疑的还有谷爱凌,因为她的一句“谢谢中国”,让一些敏感善思多疑的国人心里很不舒服,很不好意思地承认,这群玻璃心拥有者中也有我。

说来也难怪我们有玻璃心,毕竟我们喜欢谷爱凌,是因为她代表中国出征冬奥,她为祖国摘金夺银,让我们自豪。

我们喜欢她不仅仅是因为她的明艳漂亮,她的自信大方,她的实力不凡,还因为她讲一口流利的汉语,感受她是真真切切的中国人。

然而现在她说“谢谢中国”,这显得有点疏远啊,就如同有一天我听到我的宝贝女儿不再喊我妈妈,改口喊我的名字一样,心里肯定不舒服,有旮瘩。

不过话又说回来,我也能理解谷爱凌小姑娘,她在美国长大,在美国接受的教育,她应该更适应那里的生活。

理智上能理解,只是感情上似乎遭受了欺骗,特别是有人传言她是双国籍。

谢飞宇取了孙维(谢飞宇 北大)

有人说谷爱凌回国参加冬奥会,只是一场交易。

如果成熟一点就是为了钱而去包装美化,而实质是欺骗,那真的不能苟同。

好吧,毕竟精英留不住,现在的谷爱凌已经回到美国。

谢飞宇取了孙维(谢飞宇 北大)

好聚好散吧,感谢谷爱凌给我们带来的片刻的自豪和欢愉,希望多年以后,她依然还记得她在头条发过的这四个字“谢谢中国[心]”。

谢飞宇取了孙维(谢飞宇 北大)

两个人,皆是得誉在前,有毁在后,何以至此,皆因人心不古,一时之间难辨真伪。

留待时间给出答案吧。

#以书之名#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dat.com/14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