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厂一个人怎么读(一个厂一个人念什么)

1999年上半年,是我多年打工生涯中最辛酸贫困的半年。

这年我和同村红梅去到了惠州惠阳学做衣服。由于北约事件,(北约轰炸了我们南斯拉夫的大使馆),民众和工人都非常愤慨,到处都是游行抗议的人们,工厂大部分都处于停工的状态,后来游行慢慢平息,但事件的后遗症却一直在蔓延,这边工厂接的大部分都是美国的订单,因为工厂工人停工,还有美国撤单多方面原因,导致大部分工厂都没有什么事做。

在惠阳市淡水镇,我通过红梅认识了老乡小洋他们一家。小洋的姐夫海哥是一个制衣带组师傅,那时候流行师傅带组的这种模式,海哥带着我们没有事做的一帮人,进了一个厂又一个厂,但,进哪个厂都是做没几天就没事做了。就这样,半年的时间颠沛流离,来回走了惠州惠阳,顺德三个县市,进了十来家工厂,没有一个工厂有订单能让我们这一帮人工作下去。

半年时间,都是在进厂出厂找工作中的状态,我没赚到一分钱,出厂找工作的时候没钱吃饭也没地方住。幸好,小洋的哥哥姐姐那个工厂还一直都有事做,他们对我这个当时还很小的一个女孩子,非常的照顾。没地方住,帮我找住的地方,我没有钱,借钱给我用,并且知道我不好意思开口,每次借钱都是知道我没钱主动把钱塞到我的手上,也经常做好吃的拉我一起去吃。到最后,我实在熬不下去了想回家,也是小洋的哥哥姐姐,给我买好回家的车票,另一个老乡又贴心的给我买了车上吃的东西,然后又几个人一起送我上车。

这半年的时间,过得非常的艰难,因为不想欠太多的人情和钱,他们主动借钱给我,很多时候我都是不会要,实在没办法了才会借一点。那时,花一块钱都想着这一块钱的东西能不能不买,怕钱用完了下一刻买卫生棉的钱都没有。尽管这样慎之又慎,有一回我还是把自己弄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那是在顺德,当时进了一个厂,仍然是没什么事,但在厂里有吃有住。一个晚上,我们一伙人出去散步。去的时候,因为同行有四五个男的,我和另一个女孩子想着很安全,也不用我们认路,就一路都在聊天,走了快一个小时的时候,大家都累了,海哥提议让我们俩个女孩子先往回走,他们几个男的去买西瓜。我们俩没想那么多,就直接往回走,但因为我们来时一直是边走边说话,根本就没有注意看路,突然间我们看到了一个湖,而我们对湖又都没有一点印象,结果我们就以为自己走错了,就跑去找路,结果越找越迷茫,不知道往哪走了,迷路了!同行的女孩子她穿的裙子没有带钱,而我身上是仅有的家当8张老版本的5毛纸币,那时候都没有手机,无法和其他人联系上,我们只能自己想办法回到工厂,最后没办法,只能用我身上仅有的4块钱打了个摩托车回厂。回到厂里,老乡们看到我俩,眼睛红红的带着哭腔问我们去哪里了,说找我们找的快要发疯了,我看着紧张担心的他们,心里暖暖的,因为迷路一直慌乱不安的心也终于放下!幸好我们回来了,我对自己说,就算我现在身上已没有了一分钱,但我还有他们!

这半年,运气是比较差的,去哪都没事做,没赚到钱,过得非常的辛酸,以至于到夏天了,因为没钱买鞋,脚上一直穿的都是从家里出来时穿的那双皮鞋 ,因为是人造革的,表皮早就裂了。但也是幸运的,遇到了一帮这么好的老乡,他们对我无私的帮助和照顾让我在这段极其贫困的岁月又是那么的温暖!我是个不善于表达的人,哪怕心里非常感激他们却没有当面说过一句感谢的话,只是把他们对我的好都默默的记在了心里,把他们为我花出的每一份开销和借给我的钱都记在了笔记本上。下半年,去福建打工赚了点钱,过年回家,才把钱逐一还给他们。

我在外打工有15年时间,其他时间的打工生活都只记得一些片段了,唯有这段打工经历,到现在虽然过去了二十几年,却仍然在我的记忆里那么的清晰。大恩不言谢,恩人却不能忘,这帮温暖过我的人连同那段岁月将会永远留在我的记忆深处……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dat.com/10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