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九月授衣春日载阳有鸣仓庚(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七月流火指的是什么)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春日载阳有鸣仓庚(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七月流火指的是什么)

有知名人士写文,说《诗》“七月流火”释义,宜按照“奥卡姆剪刀”原则,“从俗”理解为“七月天气酷热如燎原之火”。

对此说,实在不敢苟同。

将“奥卡姆剪刀”,用于剪裁《诗》以及中国辉煌的古天文学并不合适。

“奥卡姆剪刀”,一般翻译为“奥康姆的剃刀”,还被称为“经济法则”或“极度节俭法则”,由英格兰经院哲学家奥康姆的威廉于14世纪提出。

其实,他并非这一理论的首创者。他之前的法国物理学家奥雷姆已提出过类似“法则”和“原理”。不过,奥康姆的威廉使用此“剃刀”更多,尤显“锋利”,才被后人将此理论归于其名下。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春日载阳有鸣仓庚(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七月流火指的是什么)

总体来说,“奥康姆的剃刀”刀锋所向,是以往的欧洲经院哲学。举例来说,他主张哲学中不要使用“关系”范畴,认为“关系”与事物的“根据”是一回事;他还主张取消“因果”,认为所谓“因果”只不过是事物恒常的“前后相继”;他也主张不要谈“运动”,认为那只是一个事物在不同地点的“再现”;他又主张不讲“心理能力”,认为其与各种“感觉”并无区别;最关键的,他主张“省略”造物主心灵中理念的存在,认为“理念”就是造物主自身。

可见,人们之所以认为“奥康姆的剃刀”锋利,是因为奥康姆的威廉,挥刀斩向了经院哲学所存在的基础——唯一最高神的存在。

大概,“奥康姆的剃刀”的历史功绩和作用,就在于此并仅在于此。

其并不是可以任意使用且剪裁一切的万能工具,尤其是对悠久丰富的东方文化。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春日载阳有鸣仓庚(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七月流火指的是什么)

解读古代典籍,包括《七月》诗,“简单”或“从俗”应该不是很好的“标准”。

只有回归该文学作品的“文本”,以及产生此文本的时代,才能做出更接近“本真”的结论。

对于离现代人久远的“注”“笺”也应该高度重视,不一定这些“意见”就肯定是对的,但毕竟其与作品产生的年代更接近。

《七月》,史上公认是《诗》中最早的作品之一,而且,是农事诗。

农事诗,不是不可以出现“七月天热如燎火”的描写,但若纵观全诗,“七月流火”是说“七月火星向西移”就更符合逻辑。

《七月》,八章,八十八句。前三章,以“七月流火”起兴,看来此诗作于“七月”。

第一和第二章,“七月流火,九月授衣。”译成白话是:“七月火星向西移,九月开始授冬衣”

如按“七月天热如燎火”解,便成了“七月天热如燎火,九月开始授冬衣”,不仅时令不合也失去了内在逻辑。

第三章,“七月流火,八月萑苇。”译成白话是:“七月火星移西方,八月芦苇收割忙。”

若按“七月天热如燎火”解,是不是上下句的连接就很突兀呢?

《七月》全诗,讲的都是“天时”“物候”与农耕之关系,也是最好的证明了。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春日载阳有鸣仓庚(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七月流火指的是什么)

关于“七月”,史上确实有不同的解读。

相传为鲁人的毛亨,“尊周”,“建子为正”。东汉郑玄,依夏历,“建寅为正”。现代的王力则主张《七月》诗中夏历、周历并用;高亨先生认为此诗用的是“豳历”。

以上解释,对于全诗所说的“时令”“物候”,都存在解释不清的矛盾之处。

已故张汝州先生提出,《七月》诗使用的,是“建丑为正”的“殷历”,与《夏小正》《月令》所依相符,全诗便可通畅解读了。

关键点在于“流”字。

“流”,解释为“燎”,应该不确。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春日载阳有鸣仓庚(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七月流火指的是什么)

建丑为正的二十八宿“中”“流”“伏”“内”状态表

古人对于“建时中星”之“大火星”,有“中”“流”“伏”“内”四种不同季节的描述。

“中”,指夏至之月“大火星”初昏时刻,位于南天正中。《尚书·尧典》有“日永星火”之句,《尧典》用“夏正”,当在“五月”,比“建丑为正”早了一个月。“殷历”的“日永星火”,在六月。

“流”,指“大火星”向西移动了三十度。这是古人根据二十八宿每天向西移动一度计算而来的,用现在的解释是因为地球的公转。“建寅为正”的“夏正”,“流”在六月;“建子为正”的“周正”,“流”在八月。只有“殷历”之“建丑为正”,“流”在七月。

“伏”,指“大火星”又向西移动了三十度。“寅正”为七月;“丑正”为八月;“子正”为九月。

“内”,指“大火星”继续西移三十度。“寅正”为八月;“丑正”为九月;“子正”为十月。

下图可见“寅正”“丑正”“子正”的“中”“流”“伏”“内”之关系——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春日载阳有鸣仓庚(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七月流火指的是什么)

“七月流火”之“火”,指的是古人几千年作为“建时主星”的“大火星”。

“大火星”,即“东宫苍龙”之“心宿”三星的“中间星”,亦称为“心宿二”。

距今6500年前的河南西水坡古墓中,发现了蚌壳塑成的“北斗”“东宫苍龙”“西宫白虎”等星宿的图形。这是目前所知的,中国上古先民对“三辰”天象的最早描述。

古人所谓“三辰”,指的是“北斗”加上“东宫苍龙”的“心宿”和“西宫白虎”的“参宿”。此“三辰”,是中国最具传统的“授时主星”。

《左传·昭公十七年》:“大辰者何?大火也。大火为大辰,伐为大辰,北辰亦为大辰。”

汉代何休注解说:“大火谓心,伐谓参伐也。大火与伐,天所以示民时早晚,天下所取正,故谓之大辰。辰,时也。”

“天下所取正”,是说制定历法的基准点,以确定“标准时间”。

《七月》属于《豳风》。豳地,更早的时候,属于“仰韶文化”。出土的“仰韶文化”彩陶上,“大火星”的图案已经常见。之后的殷商周代青铜器纹样上,亦多见“大火星”图案。见下图——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春日载阳有鸣仓庚(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七月流火指的是什么)

图1为仰韶彩陶上的大火星图案;图2图3为殷商和西周青铜器上的图案

因为“大火星”对于“建时”太过重要,殷人将其作为“天神”来祭祀。目前已释读的祭祀“大火”的卜辞有数十版,如“《后下》9.1”“《缀合》391”“《甲》3083”“《合集》20980”等等。同时,商代还祭祀天上的“小火星”,郭沫若、丁山等认为是指与“大火”商星相对的“参星”。

商星“心宿二”,之所以被古人称为“火”或“大火”——

一是因为,其是一颗红色的“一等亮星”。

夜晚的时候,人们抬头向天上望去,很容易便发现了它。

二是因为,其与农事活动有太紧密的关系。

中国是世界上的三大农业革命发源地之一。“刀耕火种”时期,“焚田”是最重要的基础性农业活动。而“焚田”,必须严格遵守农时。于是,古人就将“心宿二”这颗红色亮星与“焚田”之“燎火”联系在一起,将其命名为“大火”了。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春日载阳有鸣仓庚(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七月流火指的是什么)

《七月》诗月份对照表

《左传·襄公九年》:“古之火正或食于心,或食于咮(zhòu),以出内火。是故咮为鹑火,心为大火。”杜预《集解》注:“为火正之官配食于火星。建辰之月,鹑火星昏在南方,责令民放火。建戌之月,大火星伏在日下,夜不得见,责令民内火,禁放火。”

这段话里,对“伏”和“内”都做了解释。

战国之时,上述制度进一步改进。

《周礼·夏官·司爟(guàn)》:“司爟掌行火之政令。四时变国火,以救时疾。季春出火,民咸从之。季秋内火,民亦从之。”郑玄《注》引郑司农语曰:“以三月本时昏心星见于辰上使民出火,九月本黄昏心星伏在戌上使民内火。”

亦可知,古代“火正”一官,根据“大火星”之运行来管理“焚田”事宜。

张守节《史记正义》:“(火正)即火行之官,知天数。”

上古对“大火星”的观测以及校正民时,还进一步上升到了“天道”和“王道”的高度。

《左传·襄公九年》:“陶唐氏之火正阏(è)伯居商丘,祀大火,而火纪时焉。相土因之,故商主大火。商人阅其祸败之釁(xìn),必始于火,是以日知其有天道也。”

《左传·昭公元年》:“迁阏伯于商丘,主辰,商人是因,故辰为商星。”

“阏伯”,就是商族始祖“契”。“大火星”亦称“商星”由此而来。

中国的古天文学,非常之辉煌伟大。《七月》诗,是记载古天文学和物候气象学的精华之作。


最后说几句。

古印度有“月站”体系,大致与中国的“二十八宿”相同。其中也有“大火星”,叫“Antares a Taurus”。另外,波斯、阿拉伯和埃及等,也有“二十八宿”体系。毫无疑问的是,波斯、阿拉伯和埃及等的“二十八宿”体系,是从古印度传入的。而古印度的“二十八宿”体系,则由中国传入。

这是另外的话题了。

附:《“七月流火”释义宜从俗,取简去繁》一文的链接——https://m.toutiao.com/is/FNxab2u/。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dat.com/20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