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爱哥为什么红了(忘爱哥和)

(一)

我的这个铁哥们,我叫他良哥,是同学又是从小到大的挚友。

他大我一岁,因为眼睛高度近视,什么事都干不了,玩手机都是抵在眼睛上看!只能长期窝在家乡种田。

我非常钦佩他的才气,因为他的英语非常棒!上学的时候,我那么多功课都非常好,数理化经常考全年级第一,全校第三,唯独英语是我的死穴,而英语老师经常和我强调!你如果不将英语搞好,其他的再好也没用,将来考大学就会被严重拉分,你就会被英语误了一生。

这话说多了,我就入了心,也尽量努力过,但是收效甚微,令我沮丧至极,便彻底放弃英语课,后来又对考大学失去信心,破罐子破摔。

言归正传。良哥不只英语好,诗词也写的不错,我也喜欢诗词。每次回家过年的时候,我们经常在一起相聚,把酒言欢,形如一人。

良哥由于长期在家务农,本就不帅的外貌,更加衰老不堪,又黑又皱纹密布,胡子拉碴,看着比实际年龄大很多。但是他身体好,体能强,农村的体力活谁也比不上他。

闲暇的时候,他也会精神空虚,他的婚姻是相亲而来的,嫂子其实也是一个蛮好的女人,老实本分,无欲无求,勤俭持家,唯一的爱好就是打牌。但是良哥不甘于这种平淡如水的生活,心里的诗情画意是身边这个小学文化的老婆所不能理解和同步的。

(二)

有一天,良哥发信息问我要号码,说太无聊了,我有没有女性的号码,他想找一个异性随意聊聊,慰籍心灵,排遣寂寥。

我在手机联系人里找了一下,是有一个陌生女人的号码,就将这个号码给了他。

这个号码在我联系人里安静的呆了一个月,说起来对她的印象还蛮好的。

一个月前,我和一个朋友到处找做生意的门面,后来在长沙旺旺食品发现一个空门面。但是地理位置不太让我满意,既然来了就要了解一下,门面上没留电话,就去问隔壁买水果的老板娘。

那老板娘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至多也就小个二三岁。她身材苗条,五官娇好,皮肤白晰,化淡妆,面容精致,一看就是城里长大的人。

我说明来意,她非常热情,马上搬二个塑料凳子给我和朋友坐,说自己的门面和那个空门面是一个老板,至于门面价格和水电费,和她的差不了多少,她没有老板的电话,等晚上回去问老板之后,再告诉我。马上递一个大苹果给我吃,我客气的摆摆手说:"谢谢谢谢,不要。"她又换二个桔子递过来,我还是坚决不要。我们闲聊了一会儿,她问我是哪里人,说自己是益阳的。见我心不在焉,她就拿纸笔写上自己的号码,对我说:"你明天打电话我,我告诉你。"

我接过纸条连声说:"谢谢,谢谢,那就不打扰你做生意了,我们走了"。

走出很远,跟着我的那个朋友就愤愤不平:"卧槽,气死老子了,东西只给你吃,真没礼貌,太瞧不起人了。"

听他这么说,我才想起来,她好像是真的没有递水果给他,难不成她对我有好感?

但是我又想到自己目前的状况,刚刚建房子,还欠着债务呢,她又是城里人,我凭什么去非份之想,有什么资格?

后来继续找门面,也没给她打电话,因为我们根本就没看上那个门面,而且我朋友还讨厌她的怠慢。

(三)

转眼春去秋来,生活在忙碌和疲惫中前行,只为换来些许碎银。卑微的我们,背井离乡漂泊在各个城市的边沿,奉献出青春和汗水。我们没有学历和文凭,唯一可贵的是不给社会添乱,靠辛劳而生存。

一年以后,谁知良哥和那个老板娘已经聊成生死之恋,她叫何玉玲,老公在深圳做钢材生意,她自己则开了十多年的水果店,家境非常优渥,夫妻聚少离多,而且还发现老公外面养小三。

他们每天打很多电话,她唱的歌非常动听,经常在电话里唱给良哥听,还说经常做梦梦见他,为了良哥已经是茶饭不香,思念无时不在,她说已经无心开水果店了,每天魂不守舍,再不相见就会香消玉殒!

当初良哥给她发短信联系之后,她一直以为信息另一端的人是我,因为良哥的号码归属地显示湖北,而良哥又为了面子,没对她说在种田,而是在做生意,只是不肯给她发照片,她说无所谓,也没有再坚持。

其实良哥还不会使用微信,那时候微信才出来,很多功能还不健全,他连朋友圈都不会发。

直到良哥突然间来到长沙,一脸风尘却又兴奋的出现在我面前,我才得知事情的始末。他这次是受何玉玲的强烈请求,专门去益阳见面的。而且我和良哥都没有想到,何玉玲其实一直将良哥当成我了。

我自然是很替他高兴:"你总是抱怨生活,抱怨婚姻,羡慕我做生意,羡慕当下的开放风气,现在你比我还赶时尚了。该是我要羡慕你了!"

他憨厚的笑了笑,不自觉的摸摸后脑勺,说出了自己的担忧和忐忑心情,害怕见面之后被她看不起,自己太配不上她了。还将何玉玲发给自己很多美照翻出来给我看,确实明艳动人!那时候还没有美颜相机。这种见光死的机率还真的很大。

我再看看他着装,又土又老气横秋,脚上一双拖鞋,就是小旅店里那种五块钱一双的拖鞋,一条家乡裁缝自做的长裤,上衣是乡村集市上地摊上买的,那种老年人才穿的灰不溜秋的衬衫。头发很久没剪过了,盖过眼睛,胡子长度有2cm。

他说头发特意没有剪,过来让我帮他参考再剪,于是,我向老婆交待一下,就带他去理发。

但是,良哥那尖长脑袋理完之后也没改变多少,出来后他没怎么关心发型,只埋怨我为他花了八十八块钱的设计费而心疼。

然后想带他买一套衣服和鞋子,他心疼钱,不肯去,我说又不要你出钱,他还是坚决不肯去,提出来借我的衣服穿一下,回来的时候再还给我。

穿上我的衣服后,他照照镜子很满意,但是我的鞋子小了,他脚比我大二个码,我们一样高,我的手又比他的手大。

晚上酒足饭饱之后,我和他睡在一起,好友相聚肯定是高兴,他更兴奋,毫无睡意,我们促膝长谈,话题最多的还是何玉玲……我们直到零晨三点才睡去。

第二天十点多才起床,吃饭之后,送他坐上去益阳的汽车,上车时瞥见他那脚上的拖鞋,让我好笑又无奈,我叹了一口气,在心里祝他好运。

(四)

长沙到益阳只需要一个小时就能到,良哥却花了四个小时才见到何玉玲。其中的原委让人捧腹大笑又唏嘘不已!

他俩微信一直在联系,电话也保持畅通,何玉玲老早就在益阳汽车站等候,结果俩人三个小时后才见到彼此的人。

良哥坐的长途车一到站,就马上发信息给何玉玲,然而,何玉玲站在出站口等客人走光都没有认出良哥。

而良哥的眼睛高度近视!何玉玲今天又刻意打扮了,像个仙子。认不出来在情理之中。

何玉玲没见到所期待的人,就开始打电话,电话接通之后:"你个大坏蛋,你到底来没来?没看到你,你骗我的吧!你是不是根本就没有来?"

良哥:"我刚从站内出来呀,怎么没来,哪敢骗你呀。你说刚才出来的人中没看到我,你认得我不?"

何玉玲:"我肯定认得你呀!你来了就好"。

然后各说自己所在的位置,穿的衣服颜色,还是找不到。

俩人在出站口,在广场,在候车室,转来转去就是找不到。

后来何玉玲让良哥不要动,她熟悉环境,让她来找良哥。于是良哥就呆呆的站在广场不动,等她。

可是,这样了,都还是没有找到。

何玉玲已经打了几十个电话了,她都不耐烦了,但是心里又着急……。

直到天快黑了,广场里已经没有人,就剩下何玉玲与良哥俩个人了,此时的何玉玲,还不认为他就是良哥。

何玉玲再次给良哥打电话的时候,看到身边良哥的电话响起,她才大吃一惊的面对良哥,问:"是你?不会吧!"

良哥的笑容里满是腼腆,尴尬又自卑:"我是**良"

何玉玲的心像被寒冰浇过,失望极了。

原来,她心目中的那个男人,那个有着一面之缘,早已入了心的人,是我!她一直在寻找我的面容。

彼此尴尬的呆立良久,何玉玲最终还是将良哥带去早就开好了的宾馆。

然后又带他去商场买了一双皮鞋。

第二天给了良哥五百块钱,送他上车。

然后,良哥再也联系不上她了。她的电话,微信都黑了。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dat.com/31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