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乌炭雕加盟费多少钱(炭雕加盟公司的前期市场定位应该怎么写)

——《燕朝志异》——

  =====《萧思怡线》=====

  上回书说到,安逸贾家药房治病安眠(暂停),萧思怡夜遇猎鬼人,秋实寒提出意见。

  萧思怡前往铁炉沟路上,周围的平原上不少人四散开来,猎杀女鬼。

  (对了,萧思怡钢筋铁骨路线LV2,附带伤害d6)

  =====《秋实寒线》=====

  今圣问合上纸扇道:“道长当是忘了,桃花炭窑的份子没有我们的。”

  秋实寒:“前辈之前不是说准备与寒青鱼签立对赌协议吗?”

  今圣问道:“那是之后的事情,对赌协议也是合情合理的,而不是不对等的。”

  秋实寒:“可否问一下,您觉得现在不是开始进行对赌协议的好时机吗?”

  今圣问道:“并不是,所谓对赌协议什么时候才能让人心甘情愿的签下呢?”

  秋实寒:“你是想要等到我们胜券在握的时候吗?”

  今圣问叹息道:“是等到寒青鱼以为她胜券在握的时候啊!”

  秋实寒:“我以为的对赌协议是为了防止她成为不稳定因素而稳住她的一个手段。这能让我们两方各取所需,我们完成任务,而她获得他想要的钱远走高飞。先生的对赌协议还有其它目的吗?她得到钱后,桃花炭窑自然是我们接手。而在此之前我们赚到的钱越多,后来她能拿的钱也越多。对赌协议本就是在无论是否完成的两个情况下都对她有利的条款,只是给我们增加了压力而已。所以我才会觉得是在我们胜券在握的时候。”

  今圣问打开白纸扇,摇了摇,他纸扇戳着下巴笑了。

  秋实寒:低头鞠躬道,“晚辈聆听前辈高见。”

  今圣问拍了拍身边的位置道:“过来坐,何必如此拘谨嘛,就当我们是朋友一样。”

  今圣问道:“你说的这些呢……对,但是也不是特别对。”

  秋实寒:“这……”走到他身边坐下。

  秋实寒:“贫道的见识远不如今兄,让今兄见笑了,不足之处还望今兄指正。”

  今圣问沉吟一下道:“这对赌协议乃是一个手段,这个手段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完成任务,让她心甘情愿的承了这桃花炭窑,做了她叔叔寒千水想要的那个样子,完成任务对不对?”

  秋实寒:点点头,“正是如此。”

  今圣问拿着白纸扇轻轻摇了摇道:“而赚钱只是附带的次要目的,赚钱的本质是为了下一次任务,对不对?”

  秋实寒:“是这样的,这次任务也确实是一个赚钱的好机会。”

  今圣问道:“那么……怎么让她心甘情愿的承了炭窑呢?对赌协议!这样才会有信任的基础,因为双方都摆上了让对方心怡的筹码。”

  今圣问意有所指道:“而这……怎么样才能让她签了这对赌协议,并且对此深信不疑呢?要知道,这位可不是什么赌性大的出奇的赌徒。”

  秋实寒:“只要筹码是她愿意接受的,并且无论如何都不会亏本的,她就会签署对赌协议。”

  秋实寒:(其实我想的是对赌协议内容:我们为他打工赚钱,如果达到了某个数额,那么当某一时间或是某一事件发生时,则我们用一定数额的钱去收购桃花煤窑。如果当某个时间或是某一时间发生时我们没有达到这一数额,那么我们用另外一个更多的钱在他手中收购桃花煤窑。这个和期权有点像,但是对赌协议对对赌人来说压力超级大,达不到指定数额回血本无归)

  今圣问抚掌而笑道:“是啊,这对赌协议里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帮她远走高飞,而另一条就是在经营成功之后,我们将整个炭窑物归原主,而她必须在几周之内不得让炭窑盈利亏损。”

  今圣问道:“你说她会不会觉得她胜券在握呢?毕竟……这么大的炭窑,若是正常营业起来,想要败掉,也是一个不小的难题呢……”

  秋实寒:“原来是这样的协议,那我们只要让桃花煤窑能够稳定运转并让她确信自己不用做什么就可以维持炭窑的运营,她应当就会与我们签订那个合同了。到时候再卖掉与现在卖掉获得的钱差别不小,相信她也会欣然接受的。今兄果然深谋远虑、神机妙算。”

  今圣问眉眼带笑,他带着臆测,却又十分笃定的道:“正是如此,她必然会在对赌协议结束之后,飞快的卖掉炭窑,远走高飞,而没有我们插手的炭窑也不会引起买家顾虑,从而影响我们完成对赌协议的进度。毕竟……说不定什么时候,又有任务在她身上呢……”

  今圣问道:“而这样,主要目标完成,便是次要目的了……”

  秋实寒:赞同的拍拍手,“妙啊,今兄这就已经算计好下一步棋了。今兄眼下还有其他什么细节方面想要与人探讨的事情吗?我们可以交流讨论一下,也叫贫道与今兄多学习一些。”

  今圣问道:“在下不才,对这次要目的有些想法,请道长斧正。”

  秋实寒:“不敢不敢,贫道只是随意说上几句外行话,今兄请讲。”

  今圣问道:“这任务完成之后,市面上几家大的炭窑垮台,只有桃花炭窑一花独放,而待寒青鱼卖了那炭窑之后,便称得上是垄断市场了,是也不是?”

  秋实寒:“是这样的。”

  今圣问道:“那么……这钱怎么赚?”

  秋实寒:“到时候我们会凑钱收购桃花炭窑对吧?”

  今圣问摇了摇白纸扇道:“别看我叫玩家去鼓动权家转型做炭雕行业,但是市场太小了,权家就吃得下,但是更远的市场难以波及,是个小本买卖。又如何从中获利呢?毕竟……那时候,我们当是收不起桃花炭窑了。”

  秋实寒:“明明是自己建起来的,自己却无法去收购,想来有些讽刺啊。”开始思索。

  秋实寒:(我本来以为到时候炭窑归我们,我们把赚的钱给寒青鱼,没想到还得卖给别人)

  秋实寒:“贫道眼下有三个解决方法。第一个方法是,想办法再在其他地方赚一笔钱,以投资入股的形式由我们购入桃花煤窑的产权,只要购入比例在50一下,桃花煤窑的所有者就仍然是寒青鱼。比如我们购入了40%的股份,等到寒青鱼准备抛售桃花煤窑的时候,只会抛售其余的60%,到时候我们只要出了20%的钱,就可以得到桃花煤窑的所有权。另外那40%的来源,因为眼下我们的情况是,玩家为寒青鱼打工却偷偷的把工钱送回去。不如就以玩家们的劳动力折合一部分的股价,按照市场价公允的衡量玩家们能给桃花煤窑带来的利益。这一方法的难点主要是40%的入股资金,还有后期的额外购买20%的金额,不知道玩家们能否凑得上。此法是我们手上的资本与桃花煤窑共同成长,桃花煤窑价值变大,我们手中的财富也会跟着增多。”

  今圣问思索片刻道:“但是这样会影响主要目的的实现。”

  秋实寒:“第二个方法是,在寒青鱼离开的时候,我们直接收购,并以桃花煤窑作为抵押,向钱庄申请贷款,寒青鱼拿了钱庄的贷款先远走高飞,剩下的钱由我们慢慢偿还。这个方法的难点是钱庄是否会贷款给我们,还有以后我们的收益率是否能跟得上钱庄的利率。一般来说钱庄注重的是贷款出的利息,只要利息合理,并且有相应的抵押担保,相信他们不会拒绝这么大一笔生意的。”

  今圣问听闻了这个方法,看着秋实寒道:“我们现在确定一个问题,我们现在要实现的次要目的是赚钱对吧。”

  秋实寒:“呃……是啊,怎么了?”

  今圣问白纸扇戳着自己的下巴道:“我怎么觉着,这第二个法子反而倒搭钱呢。”

  (真?商战团)

  秋实寒:“怎么会搭钱?借款的话,对于桃花煤窑,钱庄也会有个相应的估值,他们不会给出高于这个估值的贷款。如果经营得好,在归还几期利息之后讲利息还清,之后就是净赚了。如果经营的不好,最坏的结果也就是个资不抵债、破产清算,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何况如果破产清算的话,我们可以借用炭雕生意的由头申请资产重组,看看能不能用低价把桃花煤窑收购回来。”

  今圣问道:“只是……这样的话,岂不是与届时权家的炭雕生意撞上,到时候,可就是权家生意的挤压了……”

  今圣问沉吟道:“还得让钱庄相信我们这些在他们眼中奇奇怪怪的人有偿还能力,而不是因债而逃……啧啧,有点意思……”

  秋实寒:“嘶……总而言之,这个问题是出现在权家身上了对吗?贫道今天也见识到了权家煤窑,他们的领袖确实也有几分魄力。不如在计划打垮几家煤窑的时候,着重对权家重击几拳,先压制一下他们,也免得对我们后续有太大影响。”

  今圣问苦笑一下道:“说来你可能不知道,我之前只是写了攻略叫其他玩家鼓动权家做炭雕生意,把炭窑生意的精力牵扯走,谁知道……倒是有不少玩家反而信了跟着权家做一定能赚钱了。”

  (秋实寒想到了相关印证了嘛?没想到的话灵感一下)

  秋实寒:“呃……他们那些只是空谈的口号而已,今兄您这边的才是实实在在的真货。”

  骰娘:秋实寒道友推演灵感的结果是…

  骰娘:*D100=59/80 慎始如终,则无败事。(成功)

  秋实寒不知道怎么的,想起了整齐划一看不出玩家存在的权家炭窑,还有向着旁人借钱打算投资炭雕的玩家们……

  今圣问古怪的道:“其实,他们也不算是空谈。”

  秋实寒:“第三个方案是比较笨的方案,就是先让人收购,我们再徐徐图之。”

  今圣问思索道:“这样啊,我选……”

  秋实寒:“这只是一些初步构想框架。”

  今圣问道:“我选第四种。”

  秋实寒:“贫道再想几天可能会想到其他方法完善这些的缺点,但确实是思考方向。”

  秋实寒:“第四种的话,您有构想了吗?”

  今圣问道:“我突然想到,为什么我们完成了任务之后,面对次要目的还要局限于区区一个桃花炭窑呢?”

  今圣问打开了白纸扇,轻轻扇风,墨发在肩头随风而动。

  秋实寒:“大概是觉得桃花煤窑比较易得吧?看来今兄有了更好的选择。”

  今圣问摇扇子道:“你觉得这白龙祠饭馆生意如何?大可以和炭窑合作做烧烤生意嘛……”

  今圣问道:“衣食住行,哪个不是薄利多销的好生意?”

  秋实寒:“说到这里,贫道之前确实受过一个高人点拨,如何能赚钱,其理论思想确实是与今兄不谋而合。”

  今圣问目光灼灼道:“请讲。”

  秋实寒:“说来惭愧,贫道下船之后心切,匆忙来找今兄,只是略微看过,还没有仔细考察,不知道白龙祠的情况。”

  秋实寒:“至于那位高人的原话如下:”

  秋实寒:“衣食住行,皆可生财,以衣蔽体,以食为天,以住养身,以行驱利

  秋实寒:夫天地之财,莫过此中。以色事人,终有老衰,是故驻颜色以养气,着华服以养神,诗书颜色,终难褪去。以织为业,巧言令色,素手织就,力盛由可富,力衰不可为,却不失为长久之道。

  秋实寒:以性为业,男女饮食,交合孕育,尽在此中,夫性修命,以铅合汞,性修虽易,难以入圣。以命为业,饮食男女,餐风露宿,尽在此中,金风玉露,相逢合和,命修虽易,家财无柄。”

  秋实寒:“这是以铅汞变化之道,来描述生财之法,无非是从衣食住行入手,成为其中一环,便可以财如流水,此间变化,无外乎天人合一。”

  今圣问道:“高屋建瓴,佩服佩服,这可真是生财妙法,只是说这话的人只怕魔性深重尚不自知。”

  秋实寒:回忆觉元子的样子,“魔性深种……”

  秋实寒:“今兄一定有了其他想法的,那贫道先出去转转,还没来得及走访白龙祠,今兄有什么推荐的去处吗?”

  今圣问道:“此地有一白龙石壁,颇有神妙,道长可以一观。道长来日再见那人时,当小心些,那人言语之下还有着一层隐晦的含义,那边是积毁性命,掠夺财富。只怕听懂这人致富经的,十个有八个去做了坏人修行的买卖,都是些掉脑袋的行当。”

  今圣问叹息道:“可惜不见此人,我也不知晓究竟是他魔性深重不自知,还是包办婚姻。”

  秋实寒:“此人半年前在神龙山的老蛟窟内,此人也有大智慧而且当时还比较和善,如果今兄见到的话可以交流一番。”

  秋实寒:“那贫道先去观览白龙石壁,不打扰今兄了。”拱手告辞。

  今圣问道:“好的,多谢道长的消息了。”

  秋实寒:(其他人这时候应该回去了吧)

  (嗯)

  秋实寒:“承你吉言。”

  秋实寒:去白龙石壁看看。

  凌晨一点,白龙石壁处幽幽寂寂,几盏烛火将白龙石壁映的分明,香炉里几十根香的香头散发着红光。

  秋实寒:在石壁前照照。

  白龙巨大威武,一面面鳞片光亮如镜,这里香火鼎盛,烟火顺着排风的洞穴流出山中。白龙威武无比,线条柔顺,又有着佛法无边之意。顺着如镜石鳞照着自己,发现镜中自己身形扭曲非常,一个个光影从其中分离而出,细看之下如同幻觉。

  秋实寒:(灵感)

  (过困难灵感)

  骰娘:秋实寒道友推演灵感的结果是…

  骰娘:*D100=8/80 转战三千里,剑挡百万师。(极难成功)

  秋实寒顺着如镜石鳞照着自己,发现镜中自己身形扭曲非常,一个个光影从其中分离而出,一个诺大的水镜笼罩而来。在镜像里,一层层的假象虚妄被剥离,皮肉,筋骨,一层层剥离而去,最后留下一张冰蓝色的图,图上一个个红点便是一个个破绽,一举一动间,一个个红点随生随灭。

  (真正的灵感大佬,就是不用正确的办法还能通灵成功)

  秋实寒:记住这些破绽,如果记不住就按照穴位用纸笔记录下来。

  秋实寒:看看周围有没有人

  (秋实寒过困难智力)

  骰娘:秋实寒道友推演灵感的结果是…

  骰娘:*D100=6/80 转战三千里,剑挡百万师。(极难成功)

  秋实寒:没人的话对着石壁演练一遍四个功法的流程。

  秋实寒:用纸笔辅佐记忆。

  秋实寒记住了一半的破绽,在纸笔辅佐记忆的时候,秋实寒发现这是动态的三维的,简单的图录难以记录,除非是蕴含了大量信息的三维图录……就像是当初觉元子那样。

  秋实寒:那就一整晚坐在石壁前修炼乙木功,修复破绽。

  秋实寒:去修炼剩下的没记住的另一半破绽。

  秋实寒过2d2个时辰。

  秋实寒:2d2

  骰娘:秋实寒的回合>

  骰娘:#无定骰蛊裂开——

  骰娘:2D2=2+2=4颗骰子被云瑶抛出!

  秋实寒将东华乙木功自身现有的破绽弥补了。

  LV8

  髓霜汞血境界附加伤害变成4d6

  hp上限再+200

  秋实寒:给凌克打个电话

  秋实寒:“凌兄,此时出发吗?在哪集合?贫道去找你。”

  (LV7时+的是前七级孕育的蜕变)

  (LV8是再度增长,所以没那么大)

  凌克道:“我此时已经下墓了。”

  ——《save》——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dat.com/2929.html